Menu
Woocommerce Menu

张凤岭给单连玉送来了水稻种子、玉米种子和所需要的农药,那边陈科长便大声叫唤

0 Comment

单连玉,今年51岁,吉林省梅河口市杏岭镇永顺村七组村民。他家现在四口人,他和妻子还算健康。他哥哥单连金今年60岁,生来残障,没有劳动能力,一直由他供养。小女儿今年19岁,是脑瘫患者,身体右侧胳膊和腿严重萎缩,行走十分困难,常年用药物维持。

■ 桑 梓

       
瞧这一家仅有四口,就有两个重症病人。可想而知,这日子过得该有多么不容易!任凭单连玉累断腰筋骨,日子过得还是不富裕。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9期  通俗文学-幽默小说

       

  我与隔壁的陈科长都爱淘一些小古董,谈不上收藏,只是一点兴趣而已。

  张凤岭,今年55岁,原籍山东省宁津县,中共党员,公务员,现任梅河口市农业局信息科科长。

  某日,我与陈科长相约去朝天宫旧货市场走一遭。

       
2014年春天,张凤岭听说了单连玉的情形后,来到单连玉居住的村里调查了解真情实况,发现单连玉是个朴实善良勤劳的人,可怜生活负担太重了。张科长深深同情这个淳朴的农民,决心好好帮帮他。

  我看中了几本老的图书,是文革时期样板戏连环画,与摊主在价格上一番厮杀,最终以低于摊主5倍的价格成交。我这边刚货款两清,那边陈科长便大声叫唤:“桑老弟,桑老弟,快来帮我看看!”

       
想到就做到。张凤岭给单连玉送来了水稻种子、玉米种子和所需要的农药,而且都是免费的。这无偿的资助令单连玉感动万分。

  我撒腿奔了过去。

       
一年又一年,到现在,张凤岭连续四年帮助单连玉解决了种子和农药问题。这属于不间断的长期帮助,是了不起的无私奉献。

  陈科长看中了一件小玉器,因为平时我对玉器略有研究,他便让我帮他把握把握。小玉器长约8厘米,呈青白颜色,长形圆身,乍看像一节竹棍,其中一头雕刻着怪兽图案,做工比较精细。我一眼看出此玉系“和阗”老货。但我一时确也弄不清此玉作何用途。我向陈科长点点头,道:“这玉质地真的不错咧!”

       
这还不算,2017年秋,张凤岭又给单连玉送去了70平方米住房的全套的防寒保温材料,价值数千元人民币。他一心想让单连玉过上温暖的冬天。

  陈科长有了我这一句话,便放心大胆地要买下。他问摊主价格,摊主一口报价280元,陈科长与他再三讨价还价,最终以250元价格成交。

        单连玉对笔者说:“张科长是我的恩人!我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他才好。”

  回途之中,陈科长一个劲追问我此玉器的用途,我确实不知,就模棱两可地敷衍道:“这大概是古人用来迎福消灾、避邪求吉的装饰品吧!”

  陈科长十分高兴,生拉硬扯着我去失子庙地摊买了一节红绳,系好小玉器,兴致勃勃地挂在了胸前。

  一连好多日,陈科长玉未离脖。

  忽然有一天,陈科长胸前的小玉器不见了,我奇怪地问他:“陈科长,你那块宝贝玉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