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因公司奶制品打进中国市场,时间回到五年前

0 Comment

五年前,首条中欧班列——“渝新欧”在重庆诞生。如今,中欧班列已然从一个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成长为一群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奔跑着唤醒沉睡多年的古丝绸之路。而我们,则有幸成为历史的见证者。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横跨欧亚大陆的中欧班列“换挡提速”。借助中欧班列,波兰把更多产品送入了中国市场。目前,波兰运输、奶制品、甜点等行业已初尝出口带来的红利。

时间回到五年前,深居内陆腹地的重庆,既不沿边也不沿海,距出海口和边境线均2000多公里。重庆的产品出口,要么向东、向南经沿海城市再“漂洋过海”,路途遥远,耗费时间太长。当然,还可以通过空运,但费用极高。

波兰罗兹市哈特兰斯物流公司专门承接中国成都与罗兹之间的货运业务,据公司负责人雅罗斯瓦夫·扎克介绍,自连接成都和罗兹的“蓉欧快铁”2013年正式开通以来,公司业务迅速扩大,客源不断。

依稀记得,因为面临重重难题,不禁让大家为刚刚诞生的“渝新欧”捏了一把汗:“渝新欧”横跨亚欧多个国家,货物每到一个国家的海关,都要开箱检查,时间成本高昂;全程运行一万多公里,途中温差极端时上下可达70℃,电子产品无法承受;全程运行时间长达10多天,途中的安全问题也是货主的一大担忧……

目前,中欧国际货运大通道之一的“蓉欧快铁”中线——成都至罗兹的终点已延伸至波兰库特诺、德国纽伦堡、荷兰蒂尔堡等欧洲城市。扎克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不仅确立了罗兹的欧洲交通枢纽地位,也促进了罗兹市和波兰的经济发展。波兰希望把更多产品送入中国市场的愿望正通过这条快捷通道实现。

但这也成就了“渝新欧”的一次次成长:重庆通过与沿线国家的沟通,实现了沿途海关监管互认,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针对沿途低温难题,重庆研发出15厘米厚的保温材料,给货物穿上“水背心”;还研发出集装箱卫星定位跟踪系统,解决了货物运输的安全问题。

波兰80%的甜食曾出口欧盟市场,如今正越来越多进入中国市场,并不断获得中国消费者认可。据波兰甜食行业联合会会长安杰伊·格特纳介绍,波兰甜食行业2014年对中国出口额约为6000万欧元(约合6280万美元),与上年相比增加了14倍。他认为,中国市场潜力巨大。

随着这些难题的破解,中欧班列的成长速度令人惊叹,而“渝新欧”不再是独苗,郑欧、汉新欧、蓉欧快铁、长安号……中欧班列大家庭的成员越来越多,货物运量越来越大,但“成长的烦恼”也不期而至。货物运输大多“有去无回”,回程货源短缺导致运输成本居高不下;成员多了难免有“摩擦”,各条线路利用“价格战”争抢货源的情况也开始出现。

波兰妙可奶制品公司总裁达留什·萨宾斯基也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他说:“因公司奶制品打进中国市场,产品需求不断增加,今年公司日产量50吨的奶酪生产线已建成投产,明年计划投资3亿兹罗提(约合7100万美元)用于扩大奶粉生产。”

为此,重庆不断加强在欧洲的货源组织,2013年3月,“渝新欧”在中欧班列中首次迎来回程货,各兄弟班列也纷纷效仿,目前大部分都已实现双向常态化开行,货源也从最初的电子产品拓展到母婴用品、咖啡豆、进口整车等,运输成本也持续下降。

今年6月中波双方签署《关于波兰苹果输华植物检疫要求的议定书》,中国驻波兰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刘丽娟介绍说,今年11月底,第一批波兰苹果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出口检验检疫程序。

进入2016年,中欧班列的成长速度越来越快。6月,各兄弟班列不再各自为战,大家有了统一的“中欧班列”品牌,还穿上了统一的“服装”——整齐划一的蓝色集装箱,分别从重庆、成都、西安等多地同时出发,构成了奔驰在新丝路上的一条条蓝色长龙。

波兰果农协会负责人米罗斯瓦夫·巴利谢夫斯基表示,波兰苹果进入中国市场不仅意味着中国消费者有了更多选择,数百家波兰果农和包装企业也将受益,他们对此充满期待。

2016年注定是值得铭记的一年。我们不仅见证了中欧班列兄弟们的整齐划一,还见证了他们的“长高、变长”。

波兰是最早承认并同新中国建交的国家之一。近年来两国关系日益紧密,双边贸易额大幅增长。“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更使波兰企业家从中获益。波兰驻华大使馆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上半年,波兰对华出口持续增加,农副产品出口增幅尤为明显。其中,奶制品出口增幅为166.4%,猪肉出口增幅258.6%,鲜奶、禽肉制品、甜点制品分别增加了74.5%、358.5%和240.4%。

以“渝新欧”为例,今年5月,一批高端健身器材搭乘“渝新欧”从德国杜伊斯堡出发,12天后抵达重庆,在保税区包装分拨后,再通过5小时的空运抵达新加坡,其运输时间比空运增加了12天,成本却只是空运的五分之一。这是欧洲到新加坡“铁空联运”的首次尝试。

波兰地处欧洲中部,北临波罗的海,南接捷克和斯洛伐克,东邻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西接德国,是连接东西欧的重要交通走廊,地缘优势突出。波兰前驻华大使克日什托夫·舒姆斯基曾说,中国开创性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范围内都具有重大意义,而波兰又在这一倡议中占有重要地位。波兰与中国合作前景良好,特别是在贸易方面,两国合作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渝新欧”的目标更为远大:欧洲的货物未来可以通过“渝新欧”运到重庆,再经空运中转到曼谷、吉隆坡、香港、大阪等距离重庆四小时航空半径的亚洲城市,形成以重庆为圆心的“四小时航空经济圈”,运输成本将大幅降低。

与此同时,“渝新欧”正在通过“铁公联运”向南延伸。目前,重庆到东盟的公路物流大通道的东线通道已经打通,货物从重庆出发,经广西凭祥口岸抵达越南河内,全程仅需40小时,运输时间比海运缩短20多天,成本仅为空运的五分之一。

未来,重庆还将打造两条“下南洋”的快捷通道:中线通道(重庆-云南磨憨-新加坡)和西线通道(重庆-云南瑞丽-缅甸仰光)。预计到2020年,重庆东盟公路班车货值有望达到每年200亿元的规模。

“长高、变长”的中欧班列不再只是一条条开放的线段,而是已形成一张开放的网络,它不仅发挥着货物运输通道的功能,而将承担更多的“未来使命”:吸纳全球资金、资源、技术、人才等产业要素,发挥全球产业衔接功能。

依托升级版“渝新欧”,企业得以深度参与“一带一路”战略。重庆力帆集团副董事长陈卫说,作为生产汽车、摩托车的企业,力帆已通过“渝新欧”实现“向北卖汽车,向南卖摩托”,不仅跃升为俄罗斯出租车市场的主导品牌,其摩托车产品还通过“渝新欧”延伸出来的南向大通道,以性价比更高的运输方式直达越南等摩托车主要消费市场。

中国交通物流协会联运分会秘书长李牧原说,随着“渝新欧”升级为“亚新欧”,重庆作为承东启西、联接南北的西部中心城市,将充分发挥区位优势,成为联通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的物流中转枢纽。

“物流成本是制约中国内陆地区发展的最大障碍,包括重庆在内的中西部地区物流成本占GDP的16%,而沿海地区只有8%左右。”重庆西部物流园董事长罗书权说,运输方式之间不联通不顺畅,是物流成本高企的主要原因之一,依托“渝新欧”实现铁、空、公、水多式联运,将有利于降低中国内陆地区的物流成本。

“如果说,当年‘渝新欧’的开通,改变了重庆乃至中国内陆地区长期以来的开放劣势,‘亚新欧’将使该地区的物流成本大幅降低,更好地融入全球贸易大格局,为‘一带一路’战略注入新的活力。”李牧原说。

诚如一位专家所言:“以前内地在国际产业分工中处于末端,只能等,等‘发达国家——中国沿海地区——内地’的梯度转移;而在有了中欧班列后,意味着内地可以抢,利用价格只有空运的五分之一、时间只有海运三分之一的优势,汇聚全球资源,打造全球产业高地。”

“杜伊斯堡是德国乃至欧洲的重要交通枢纽,可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支点作用。2014年3月29日,习近平主席亲访杜伊斯堡,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继重庆中欧班列之后,来自武汉的中欧班列又进军杜伊斯堡,给中欧国际贸易大通道建设注入新的活力。”冯海阳总领事回答道。

记者又问:“杜伊斯堡作为新丝路的重要支点,是因为具备独特优势吗?”

“是的。”冯海阳回答,“杜伊斯堡是世界上最大的内河港,位于德国人口最稠密、经济最发达的联邦州北威州。2014年,北威州GDP位居全德第一;居民购买力全德第一,拥有欧盟近半的购买力;吸引外国投资排名第一,对外投资全德首位。它还拥有如拜耳,克虏伯,汉高,贝塔斯曼,麦德龙等全德重要企业。中小企业占企业总数99.5%,共计76.5万家。”

“在北威州每年都要举办近百场世界级展会,吸引全球600万人参加。北威州拥有72所高校,42家科研中心,在‘工业4.0’中产学研一体化优势尤其明显。北威州还是全德对华贸易中的双料冠军。2014年对华贸易335亿欧元,占中德贸易22%,有2700家北威州企业在华投资,占德国对华投资的25%。截至2014年,已有887家中资企业在北威投资兴业,并在当地聘请雇员8000余人。北威州更是中德地方交流的先行者,拥有华人华侨4万余人,占全德四分之一;近万中国留学生,占全德三分之一。仅一个北威州就设有三家孔子学院,使这里一举跃为中德人文交流高地。北威州的这些独特的基础性资源优势,为中欧班列提供了许多有利条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