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顾不上照顾孩子,所以只生了我女儿一个

0 Comment

立春那天,我家三宝各自带来了男女朋友回家。看到一对对小情侣,心里倍感欣慰。

有个和睦的家庭氛围是很愉快的一件事。

为了这次团聚,几天前就开始买菜,准备菜单。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忙活。三对情侣从不同地方聚在家里,这是件让人喜悦的事。再见面都有了成年入的模样,他们举止得体,言语稳重。他们之间温柔耐心地说话,倾诉,交流。对长辈恭敬有礼。


长大以后个自走入不同的生活,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而今年又如此不同,身边都多了一个人。他们的脸上多了几分坚毅,也有温情的美,多了几分时尚简约,而骨子里的朴实,天真的本性依旧还在。

2017.11.4 星期六 晴

时间如白驹,想起小时候他们可爱甜美的笑脸,嘴角就忍不住微微上扬。很欣慰地自己和他们一起生活六年。感谢他们给予我的信任,和发自内心真实的喜悦。

1

两个姑姑的女儿和我儿子是一年的出生的,上小学那年,两个姑姑工作忙,顾不上照顾孩子,把两个女儿送到了我家。三个孩子成了同班同学,为了方便照顾他们。婆婆决定让我专心做家庭主妇。

我不太喜欢孩子,这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感谢计划生育,我赶上了只生一个孩子那趟车,所以只生了我女儿一个。但是我这辈子一直与孩子打交道,在学校里是,在家里也是。

家菜市场,每天面对的家人还是家人,家庭主妇的生活让我感到窒息,时常感到迷茫,内心浑噩却不自知,对现实中的自己提出了质疑。直到自己有一天意识到,不能在这样下去了。看着窗外忙碌的人群,心好似要飞跃出来。我迅速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说服家人,支持我开了一家小日化店。

生女儿那时候,我还年轻,对于如何养育孩子,我一窍不通,女儿吃喝拉撒全是婆婆一手代理。婆婆曾多次这样说过:“这个孩子只是借了你的肚皮。”话糙理不糙,事实如此。

三十平方米的小店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它给我带来了自信和平静的灵魂,成全了一片新天地。我一边适应着如何与顾客沟通,如何销售商品,如何整理好货品。一边照顾孩子们的一日两餐。忙碌的生活让我走进另一个神秘的世界,此刻我所有的精力都得到了完美的延伸。琳琅满目的货品,来往的顾客,孩子们的笑脸成了我生命里的一部分。让我每个细胞都充满活力,沐浴在爱的氛围中。

我生完女儿一个月零三天就去上班了,上班的地方离家不远,但我中途也不回去喂奶,都是婆婆抱着女儿去找我。女儿稍大一点会,婆婆不再抱着孩子去找我吃奶了,婆婆开始给女儿喂饼干。

小店离学校门口只有几百米,上学放学期间店外川流不息挤满了接孩子的家长。三个孩子放学一前一后来到店里,放下手里的书或者书包。洗手吃我早上带来的午饭,余下的时间写会作业,听他们讲班里的故事。有时候见我清闲了也会让我听写生字,或者监督他们背读课文。

女儿一岁半时断奶。断奶前,晚上跟我睡。断奶后,就全天跟着婆婆了。

店面太小,没有做饭的地方,只准备了一个电磁炉和一个不大的铁锅,早上起来准备好的午饭被装在保温材料的饭桶里。盛饭的碗是不锈钢材质的快餐杯。孩子们放学后就喊饿,我会早早地支起小圆桌,从柜子里拿出四个小板凳,热好饭。刚准备妥当,就会看到他们前后脚走进来。

女儿开始上学之后,因我当时与公公在一所学校上班,女儿病了之后一般都是我在上课,公公把把孩子送回家,然后婆婆再带着女儿去诊所,或吃药,或打针。

最先进来的,不用看就知道小维,小姑娘小小的年纪身上就拥有了很好的品质,她自律,懂礼,诚实。对自己要求高。学习成绩稳定,书包里的东西永远是崭新的。任何事从不撒谎,而且有自己的观点和正确的认识。能积极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自由地表现自己。她说话清晰流畅。“妗妗,“今天冉冉又被老师批评了,他太调皮,在课堂上老说话。你得要好好管教他了。”

所以虽然女儿是我生的,我却成了副家长。我对女儿做的最多的是陪她写作业,但有时辅导他功课也是缺乏耐心,书和本子一起被我扔到门外去是常有的事。

永利皇宫,第二个进来的是小圆圆,这个小姑娘,沉稳,安静,心里有主意,个性慢,动作慢,并不妨碍她的优秀,她内心深处有广阔的天地,专注力很好,对谁都不委屈自己,不刻意讨好别人,有朋友和她玩也可以,没有朋友,一个人也能自得其乐。

2.

最后一个晃晃荡荡走进店里的是我的儿子,他随手扔下斜挎在他身上的书包。拔腿就跑,“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不用问就知道他准时去了小卖部。在小卖部花光身上的最后一分钱是他的爱好。他和两个妹妹比起来,只有缺点,爱撒谎,不认真学习,贪玩,调皮。他的书包里像个漏洞,今天少一支笔,明天丢一本书。男孩子身上所有的缺点他一样不少。

女儿上高中之后,女儿小姑的儿子小宇开始来我们这儿上学。因我家离学校近,所以,小宇从幼儿园大班开始,一直到小学毕业,中午就跟着我回家吃饭,睡觉。

那时候,年轻的自己不知道如何和孩子们相处,不知道怎么照顾好他们,不懂得如何和孩子们沟通。在我眼里他们就是小孩子,没有意识到他们一天天在长大。看到有顾客来就丢下需要我的他们,招呼顾客,有时候遇到爱说话的顾客也会奋不顾身地和顾客聊天。

这是我第二次当副家长。可能这个时候我年龄稍大了些,对孩子有了一些亲近感。有时花在小宇身上的耐心,甚至超过在女儿身上用的耐心。那时候女儿确实也吃醋,因为我和她爸爸出去吃饭的时候,总是把小宇带在身边。女儿那时正在上学,根本没有工夫出去吃饭。为此,女儿的同学也问她:“你弟弟是不是你爸爸妈妈偷生的?要不怎么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只带他不带你呢?”

一天,我们正在吃饭,进来一个接孩子上学的妈妈,她的女儿和三个孩子在一个班。那个妈妈很好奇地问询三个孩子的情况。我就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她,顺便还夸奖了她家孩子几句,贬低这三个孩子的几句。在我看来,这不过是拉拢人心的一种策略。没有在意身旁孩子们不满的眼神。

当然,我这次当副家长当得很理性。职责明确,从不过多干涉孩子的事儿。我所做的就是中午做了饭,和他一起吃。小宇还小的时候,中午得陪他睡觉。从四年级开始,他中午在不喜欢睡觉了。那时女儿也上了大学,我就让小宇到姐姐屋子去,要求他只能看书,不能弄出声音来影响我午睡。

“妗妗,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我们,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很严重的伤害,我们都很难过。”

小宇是个好听话的孩子,也不多话。有时我做午饭时没盐或没白糖了,也派他去小区门头的超市里买,他总是快去快回。

“我们怎么都不如她家孩子了,你这样说是伤害我们的自尊心。 ”

那段时间,小宇在我家里看了好多书。看学校推荐的书目,我看我订的杂志。什么《读者》《文摘》《特别关注》《教师博览》等等,这样的刊物,他每天中午就能看一本。

顾客刚走,孩子们就齐刷刷地站起身,一起愤慨地向我讨公道。勇敢说话的是小维,那两个随后也七嘴八舌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三个孩子达成一致,气鼓鼓地涨红了可爱的小脸。一时让我不知所措。

我相信他对这个家有一定的依恋,对我也有一定的感情。小宇上初中和高中那段时间,逢大休都会来我家里玩。他进门总是微微一笑,轻轻叫一声:“妗妗。”然后安静地坐在那里,也不太说什么话。坐一会儿就去学校操场的球了。记得有一次在外面吃饭,他知道我不喜欢喝茶,就给我倒上一杯白开水。接过那杯水,我心里暖暖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