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圈内大手,【我们的猫鼠吧】存文地址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作者: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圈内大手,经常被模仿。

作者: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经常被模仿的圈内大手

【我们的猫鼠吧】存文地址

【我们的猫鼠吧】存文地址

绘图:洛殇,【猫鼠工作室】外联画手

绘图:洛殇,【猫鼠工作室】外联画手

画手主页

画手主页

三、八千里路功名利

包拯从御书房出来,不由地叹了口气。

开封府的饭菜,清淡简单,但是口味却是不差,白玉堂是个挑嘴的,也吃了两碗饭。

究竟何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不过也幸好那人没有恶意。

“白少侠去过玉门关一带?”

他抱着木盒,上轿回府。

“刚从那儿回来。”

差了人去钱惟演府上要钱暖的画像。

“钱暖将军残杀百姓一事,少侠亲眼见了吗?”

赵祯对昨日宫中之事,看来是抱了秘而不宣的态度。这对包拯办案是极有利的。

“亲眼所见。”

等人将画像索要来,包拯拿来对比木盒中的头颅。果然是十分相似。

“可还有其他百姓能可以当见证?”

下午的时候,他将展昭和公孙策叫过来商量。

“他们怕事情传出,钱暖的手下会杀人灭口,都散开谋生去了。怕是不好找。”

展昭一听说有人半夜闯进天枢宫,将一个人头放到了当今皇帝的枕头边上,不由大吃一惊。想着那人的胆子和本事,真当都是不小的。

“是这样……”包拯想了想,觉得白玉堂此举也确实并无不妥,只是要如何证实呢?此事关系重大,不能仅仅凭一人两人的信任,就妄作论断。

而智囊公孙策,几乎立刻就从事件发生的过程中,玩味出了一些破案关窍。

包拯将他的顾虑也告诉了白玉堂。“此事牵一发,可能会动到大宋胫骨。本府……”

“大人。此人头,是昨天连夜送达。而边关四百里加急的文件,应当也是今晨才到。

白玉堂喝了口茶,没有接包拯的话。

边关的加急文件,是信差轮流换马送来的。这送人头之人,却是如何这么迅速的将人头送到皇上枕边的?”

公孙策在一旁,知道白玉堂的脾性,说翻脸就会翻脸。没准连包拯的帐也不买。刚想开口打个圆场,突然见一个差役急匆匆地跑过来,嘴里还叫着:“不好了大人,不好了。”

这个问题,包拯当然也想到了。“先生所提有理。信差走的是官道。对方走的什么方法,能比信差到达的更快呢?”马和路,在这两样事物上,官家都占了优势,民间何种势力,竟能迅捷至厮?

“何事如此惊慌?”开封府的差役都随包拯经年,是见过不少场面的。

“一者,可能此事对方早已安排妥当。有人专门负责传递人头,还有熟悉皇宫的构造,将人头放到皇上枕边。”

却听差役道:“赵从郁小王爷,在路上不知怎么的,跟个姑娘起了争执。吵了两句,小王爷指着姑娘说了些不好听的,不知哪里就冲出几个江湖人,一点征兆没有的就将小王爷的手给砍了!王府侍卫都急红眼了,那姑娘被杀了,那群人也被围住了,正打着……”

“那就需要一个相当庞大而周密的组织了。”

“人在哪里。”

“还有一种可能,事情真如这封告密上说的那样。”

“就是城西角门子那块。”

看来这种可能,包拯也想过了。他捻须点头,示意公孙策说下去。

话音刚落,就见一蓝一白两道影子“刷”地蹿了出去。公孙策一边跑回去拿药箱,一边喊:“快去请个治外伤的御医。”

实际上,若是钱暖当真是假报军功,杀害良民,因此遭杀,“那么钱暖死后,他的部下可能会发生一定争执,以讨论如何对钱大人交代此事。”钱惟演贵为枢密院枢密使,握有调兵之权,可谓位高权重,钱暖是他的儿子,又是玉门关主将,“主将就这么死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部下都会感到难以交代。”

“是,是是。”差役紧着往太医院跑去了。

包拯点头。他看展昭若有所悟的样子,就示意让他说说看法。

角子门在开封城西南角,距离开封府最近,八贤王赵德芳的南清宫在东北处,隔得比皇宫还远些,所以肯定得知消息最晚。

展昭于是分析道,“假设钱惟演大人不知道钱暖杀民充功的实情,那么钱暖的部下,恐怕一定要编出一套说辞来才行。可即便钱惟演大人知道钱暖屠杀良民之事,他们恐怕也要为是不是直接告知钱大人真相,起一番争执。这种情况,就很可能给报密之人赢得时间。”他的说辞,是完全建立在相信报密人所说的基础上的。

展昭和白玉堂赶到的时候那处打得正热闹。

包拯对此很是同意,“这猜测是最合道理的。只是,即便如此,也不过耽搁一两日的功夫。”

白玉堂听见展昭停下来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冷气。他诧异地侧头看了展昭一眼。展昭显得有些尴尬,闷头往人堆里冲去。

即使是一伙人。要达到和军报相仿的速度,也并非易事。

动手的几个人功夫不错,但也没有多少了得。只是几人联手,结成一个有些像剑阵的东西,令赵从郁的几个护卫一时之间奈何不得。但赵从郁的侍卫们都杀红眼了,双方各有损伤。有三个重伤的倒在地上,剩下的也都多多少少挂了彩。

“展护卫,你武艺高强,这事情,你怎么看。”

可赵从郁这次就没带什么好手出来,双方功夫实则都很一般。白玉堂看展昭去了,觉得自己不用去了,便去看那个躺在地上的姑娘。一看之下,他也倒抽了一口冷气。

展昭看着人头。又看看公孙策,再看看包拯。“大人、先生。这人头,从玉门关送到这里,经过了多久?”

乖乖这未免也忒威武雄壮了一点吧……

“据军报称,案发时间是三月初七,军报是连夜派快马送出的。到今天,一共是七日。”

躺在地上的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展昭三天前遇到过的壮姑娘——梅裘。

公孙策和包拯都显然明白展昭的问题。人头相比人的手足身体,更容易腐坏。这个季节,经历七日,这人头绝对不可能还像现在这么完好。

白玉堂走到她身边,试探了一下她颈部的脉搏——完全没有!但是身体还是温热的。伤口在上腹部,很长的一道,血印红了身前一大片的衣服,依旧在流淌。白玉堂行走江湖,对处理这类伤口有一些经验。这种伤口看起来吓人,可并不会马上致命。这令他不解地皱了下眉头。伸手重新试探了一下对方颈部的脉搏。这次似乎感觉到一点跳动了——肉太多以至于第一次没摸出来!

公孙策对着人头仔细看了看:“从这人头的腐坏程度上,确实看不出有这么久的时间。”

甩了一下头,阻止自己在人命关天时吐槽的心情。运指点住梅裘伤口周围的穴道。

“先生的意思是,此人头不是六七日前砍下的?”

转头看展昭那处居然还在混战。

公孙策摇摇头。“展护卫看呢?”

以展昭的本事完全可以更快的将双方都拿下,约莫是为了顾及那些王府侍卫的颜面。就看他在那儿一头说好话,一头架开双方。白玉堂伸手弹出两颗墨玉飞蝗石,正正击中了同展昭对战的两人的后腰。两人同时感到身上一麻,顿觉动作艰难。

展昭摇摇头。“我不知道。看着有点不像。而且这盒子的构造相当有趣。”

如此一来,本来就没剩几个伤员的战场,一下子便安静了。赵从郁的人识得展昭,听展昭的话后,略微冷静了些,提兵刃退开一点。那群江湖人却破口大骂起来,反而打得更凶,连躺在地上的几人都挥动起刀子来。展昭只得出手点住他们的穴道。

公孙策示意他说下去。

转头问白玉堂。“怎么样?”

“这盒子边缘分部分,有两个隔层。”展昭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打开的木盒。这个木盒呈现一个正方形。边缘有三寸多厚。分做两个隔层。

白玉堂正在送真气给姑娘护住心脉:“还有救,要快些找个大夫来。”边说着,边冷冷地看了赵从郁的几个护卫一眼。几个护卫都是皱眉,碍于展昭在,才没有说什么。

公孙策用一块湿布伸进靠里面的隔层里沾了沾。有些湿。

白玉堂起身去看躺在地上受了重伤的两个布衣平民。展昭则去看受伤较重的王府侍卫。

再到靠近外面的隔层沾一沾——完全是干的。但是有些白色棉絮状的物体附着在上面。

远处,已经可以看见公孙策提着药箱,由张龙赵虎护送着,正一路飞跑而来。别看公孙策是个书生。他跑步可也不慢。据说他小时候常年颠沛流离,当过小偷,也遇过贼匪,所以练就了一身逃跑的好本领。

棉花是很好的保温材料。

公孙策提着药箱过来看了一眼。伤得最重的是梅裘。其他人除了赵从郁都可以等御医。

公孙策略略皱了一下眉头——“这次我们的对手,恐怕不简单啊。”

赵从郁昏倒在一旁,手里还拿着自己被砍下来的手。

“先生还看出了什么?”能让公孙策说不简单的对手,倒是令包拯也有些好奇了。

公孙策心中大致有底,一边往梅裘身边跑,一边指赵从郁的手:“胳臂!那条胳臂快捡起来冻上,兴许还能接回去。”一边喊一边跑到那姑娘身边。伸手试探那姑娘的颈脉。他精通岐黄,比白玉堂自然要经验老道许多。一试没试到,就加重按了一下。一边另一只手已经打开了药盒。喂了一粒药在姑娘嘴里。“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找冰去啊!还有,附近有没有大夫,别都干愣着!”

谁知公孙策却拱了拱手:“可否容学生验过此人头再说?”

这地方本来也不热闹,开封城的人,看到王府的人跟人打架,早都躲没了。

“先生请。”包拯让公孙策抱了人头出去之后,叫展昭至跟前吩咐,“展护卫,你到街上看看。本府想,这不管是一个人,或是一伙人,千里迢迢将一颗人头送到皇上跟前,肯定不会就此离京。那人昨夜恐怕一夜未眠。那盒子着实也不在小。你且看看,按着这个线索,能不能在客栈茶坊,打听到什么消息。”

剩下的人,除了张龙赵虎和展昭白玉堂,都受了伤。展昭让了张龙赵虎去找大夫,然后拿剑敲了白玉堂一下。“冰。”

“是。”展昭领命就要出去,又被包拯叫住。“此事千万莫声张出去。”

白玉堂看展昭:“手断了还能接回去?从来没听说过。”

展昭又答应了一声,只身出了开封府。

“没听说过才应该见识一下吧。公孙先生很厉害的。”

——到皇上跟前放一个死人的头颅,那(伙)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白玉堂还是有些犹豫。他不爱结交达官显贵王子王孙,看到就本能的想走,完全不想沾上半点关系。可是一者心中好奇公孙策的医术,二者毕竟是人家一辈子的事儿。便又看了展昭一眼,见展昭眼中有些期待,鬼使神差地,就转身朝赵从郁走去。蹲下身,伸手按在赵从郁那条断下来的胳膊上。不多时候,一层淡淡的冰霜就出现在了赵从郁断去的手臂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